柚子花开(小小说)—(选自海尧的小说集《床前明月》)

 

月悬中天。

兰花又一次从梦中惊醒。

在眼前晃来晃去的,满是老家门前白灿灿的柚子花。

一朵一朵的,伸肢,展臂。

一朵一朵的,翻卷,唇吐清香。

渐渐的,花谢了,碎了。

渐渐的,起风了,香散了。

床前,一地的碎花瓣发出的幽幽冷光,透出逼人的寒气。

兰花坐起来,揉了揉眼睛。一地的花瓣不见了,留下一地月光的影子。

兰花抬头望向窗外,高楼上的月亮高高的,望着她。

她们相互对视,很久。

来广州已经整整三个年头了,头一年的时光,在伺候媳妇的月子,孙子的吃喝拉撒中不知不觉过去了。第二年的

时光在孙子的哇哇学语,蹒跚学步的笑声中逝去了。

虽然,老家的庄稼常常在梦中摇晃。特别是逢年过节的日子,老头子从老家来电话的时间,兰花的神情会有些恍惚。

虽然,兰花在白天稍有空闲的时间,会呆呆在阳台上望着小区外马路上急匆匆来往的车辆,人流。

可那只是一瞬。

第三个年头的时光是越来越难挨了。特别是下半年孙子送去了幼儿园之后,她多次想跟儿子提起让她回老家。可

每次看到儿子媳妇晚归脸上疲倦的神态,却欲言又止。

兰花挨了又挨。

终于,在一个阳光灿烂的的中午,在幼儿园的门口,给千里之外的老头子打了电话:

“你也来广州吧”

“我怕坐车,难受”

“你就是舍不得家里那几亩田,对吧?”

兰花的语音有些抖。电话那头,老头子一声不吭,也不挂电话。

好一会,还是兰花先挂了电话。

兰花挂了电话之后,再也忍不住了。她紧紧地抱住路边的电线杆,任哗哗的泪水流啊,流……

终于,在又一次柚子花开、花谢的午夜惊梦中,兰花扑的一声,从床上摔了下来,晕过去了。

醒来的时候,在眼前晃来晃去的,还是白灿灿的柚子花。

一朵一朵的怒放。

一朵一朵的吐香。

兰花哽咽着对守在床前的儿子:“我想回家……”

 

作者:海尧

2016年6月16日于广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