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已深深,妻已进入甜甜的梦乡。在2006年的最后的这个夜晚,我一如既往地坐在书桌上伏笔,写下这篇岁尾的文章。这是多年从事创作养成的生活习惯,而今日唯一不同的是我关闭了书桌上的台灯。一只小小的红烛便微笑着立在我的面前,在2006年最后的这一个夜晚,就让烛光陪伴我渡过这漫漫寒夜吧。我喜爱烛光,不光在烛光中能产生古典的幽远之思,更崇敬它的自燃精神。在岁月的长河中,其实我们每一个人都是一只红烛呵!而时间就是点燃烛光的那颗火。

不是么?在过去的2006年,可以说人类在自燃的过程中颇不平常;伊拉克人的血染红了中东的半个天空,朝鲜的一触即发的核武问题,萨达姆的审判及最后走向绞刑架的悲壮而悲凉的焦点,无不给自燃的人类敲响着一声声的警钟。

2006,已逝365天呵给每一个华夏子孙的肩头都平添了沉重的责任呵!明日的国家振兴,明日的民族安危,都将激励着每一个龙的传人,更加发奋呵!

人类呀,怎不如一枝小小的红烛,安静而微笑地在岁月之河默默地燃烧自己一生的每一寸光阴,哪是何等幸福的一幅风景呵!谁之手,让血腥溅满了烛台。欲望啊!为什么要强行地毁灭着一个个烛光里温馨的家园?岁尾最后的钟声就要敲响了…… 。

第一片钟声里,我放下笔静静地站立;聆听。钟声里我接受岁月的洗礼,新的时光,新的日子,新的拼搏又要开始了。似乎在瞬间我便成了伟人;聆听2006的往事,挥手2006的光阴,同2007握手。第一片钟声里,我感觉朝阳正冉冉升起。

我知道,路依然很长很长。明日,更需要我们不断地,不断地去跋涉……。

作者:海尧
2007年1月1日 星期一 写于江西金溪县鸣山路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