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弟,今夜我点燃炉火
照亮一场纷飞的大雪
童年如梦,于雪中悠远而近
舞蹈的雪花又一次返回故土
野兰的梦呓中天空在瘦

李弟,雪一样的思
你说,我该邮寄给谁
深入冬雪深处的你我
远方的远方至今
都只是一场梦境

我们就为了一种虔诚
而流浪五千,头顶
有多少雪花呵血中就有
多少篇燃烧的诗歌
苍古而淡泊的诗歌呵

引导我们潜伏民间
汗渍布满木格窗条的民间
青草馨香炊烟茂盛
而青苔布满墓碑的民间
井水不竭而牛蹄印里
开花的民间呵

又怎能不使我雪夜难眠
李弟,我此刻的头顶
正雪花飞扬,这是守望
已久的一场大雪哟
大雪之后我们将于
逢春的日子握一把泥土

清明之日掺三千泪珠
垒在先祖的坟前
谷雨之雨间写一首
绵绵的诗,遥寄远方
夏至荷锄,躬背深耕
然后就步入硕累累的秋

作者:海尧
1996年1月写于河北保定莲池笔会
2007年1月改定于江西金溪县鸣山路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