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色如梦,我常在很深很深的梦里,兑成一只蚕,食桑的声音,曾多少次将血管震裂。

我知道,自己最终要变成一只飞蛾的。因为扑火的欲望早已在喉间咯咯作响……

流泪的蜡烛,你为何,使我热泪如泉?

三月,五月,八月,当我走向生命的九月,我会是,一叶无悔的,扑向大地的枫叶么?哪最后的一滴血,又将为谁而燃?

多少个落日黄昏后,曾漫无目的地行走。浩浩的心静如一纸无垠的海。灵魂的影子,却与传说中的无数蜡烛对语。哪古老的火种,可感化厚厚的冰层。但我的血能被点燃成一盏高挂的灯笼吗?

真的希望自己青草的头颅被高高地挂起么?

作者:海尧
原稿于 1993年11月21日石家庄。
改定于2006年江西南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