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夹着清瘦的诗歌,在地球上流浪,流浪了一千年,也流浪了五千年。从古希腊出发,路过埃及的金字塔,最后到达的是秦始皇的长城。哪龙一样蜿蜒,龙一样的气度吸引了我驻足。这东方的古老民族,在一片片纤细的甲骨上刻下了多少血与泪的篇章呢?

谁是我的先祖?我的故乡在炊烟的深处么?

问浩浩森林,喊一声长长的母亲。母亲啊!从爬行到站立,经历了多少痛苦与磨难……

清风作证,明月作证。祖父的白骨堆积成河呵!

问茫茫大海,喊一声娘啊娘,娘呵!从石头到青铜,从青桑到蚕,每一段丝绸照亮了潮起潮落的涩涩的多少寸光阴呢?

流水作证,天空作证。祖母的血累死了多少墩煌的骆驼。

英雄的歌啊!从黄昏唱到黎明,在流泪的子夜一唱再唱。唱亮了东方也唱亮了西方,我要寻找的是一部怎样的沉重?

泥土一寸寸被黑色蚕食,树们大片大片地被屠杀。祖先们的灵魂呵!今后将安放何处?

夹着梦,夹着梦身后的苍凉与凝重,我在地球上流浪。

南非,印度,中东……,人类呵!在不同的面孔里,不断地焚烧自己,也焚烧着子孙的每一粒粮草……

到哪里,到哪里去寻一片洁白的羽毛,到哪里去拾一节晶亮的诗歌?

我在地球上流浪,五千年,一万年么?

作者:海尧
2002年写于广州。 2007年1月15日改定于江西金溪县鸣山路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