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娟的蜜月很平静,但对我的一生影响却很深远。那时的我是一个乡村小学的民办教师,充其量就是一个孩子王。而娟则是一个朴素的农家女子,我们的结合纯属偶然,也算互相仰慕对方的的人品。因娟是方圆十里出了名的勤劳的姑娘,而我的纯正埂直,且带一点小小的才气,也是附近小有名气的。

结婚的前二日,娟便来与我商议,蜜月不去作什么旅行,只在我老家的小山村帮我父母砍足柴火。将几亩水田的田埂上的杂草除尽,再有闲时,在屋前的山上开一片荒山,裁一片果树。我欣然同意。

因为时已是 隆冬,平时因我课多总无法帮年迈的父母出一把力,更何况我们都是农家的孩子。

于是,新婚的第二日,娟和我便扛锄下地干活,父母不忍我们劳累,便也随在身后频频劝说我们休息。而娟只微微笑着说不累的,又低着头锄着田埂上的杂草。娟是一个干农活的好手,从一条田埂到另一条田埂,不断地挥动着锄头,在旁边的田埂上锄草的我汗淋淋中抬眼望娟;此刻的娟已解开红棉袄纽扣,黑亮而长的瓣子在风中一拌一抖地,阳光照在她身上,红棉袄更像一面灿灿的红镜子。

哪躬身劳作的苗条身影真的好看,世上有哪一种舞蹈能与之比美呢?

夕阳西下的时候,我们便双双地扛着锄脸上挂满亮晶晶的汗珠,踏着笑声归去。夕阳里的娟,浑身充满了勃勃的生机。我便看着娟笑,娟问我笑什么呢?我便俏皮地俯近她耳边,你真的像春姑娘。红云腾地串上娟圆圆的脸宠,娟笑笑,并随意地将长瓣甩到脑后。

冬夜虽然寒冷,我们也相拥着立在村前的小溪旁,望星、或数星,寂静的乡村之夜,鸡鸣与犬嚎声及小溪的歌声哪仿佛是我们喜糖里的伴奏,数着数着,娟便问我,哪一颗星是我,哪一颗星是你。

我轻轻附在娟耳边:我们是一颗星呵!我们还将共同缔造小星星呢!听此语,月色下的娟便羞羞地靠在我怀里,默默地什么也不说了。

夜深了,我们带着小溪哗哗的歌声,踏着浅浅的月色归去…..

在蜜月就要结束的日子,我也要回学校上课的前几天里,我和娟便共同在村后的山坡上栽上百棵青杉。娟说,这百棵青杉便象征着百年好合。青青的杉木也象征着我们的婚姻永远青青。

记得九十年代的那段时间,我和娟的蜜月便在我的故乡传为佳话。

虽然后来的岁月,我和娟的婚姻起了波折,也历经了磨难,但我和娟的哪段平静而美好的蜜月时光,给我一生烙下的印记,哪是一块永远的青碑呵!

作者:海尧
2007年月 1月16日写于江西金溪县象山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