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有雨,淅淅沥沥绵绵缠缠的雨。江南多梦,玲玲珑珑茫茫莽漭的梦。是女儿的情愁千百?还是男儿的豪气万丈?采桑的歌勾走了一代又一代的少年郎,北方,北方啊,是不是江南的故乡?

流浪的江南一次次背井离乡,肩上明镜的池塘,眉梢挂着的是大山深深沉沉的桑,血液中流淌的是小溪欢乐的童谣。

江南呵,当又一载花红柳绿,鸭戏春江的潮水上涨,我只是才乡里痴痴守望的吴王么?

作者:海尧
2007年7月写给《佳缘交友》绿柳江南的诗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