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就这样醒了

在我的怀抱中轻舒嫩臂

青龙的故乡于微风里若现若隐

傲然的巨鹰在头顶盘旋

高原渺茫而苍翠

雪峰之上的目光

是我佛明亮的指引

 

行在高原

凉水一次又一次刺穿骨髓

从一滴血孕成一条河

经历了多少剧痛的裂变

无法回首也无法俯瞰背后深渊中的烙印呵

巨轮的火种里旋转着无数辛酸的经文

母亲啊母亲啊您可知道

脚下的厚土是儿永远的痛

 

行在高原

葡伏的羊群是一座座绿色的森林

太阳的翅膀上挂满了五彩的风铃

每一粒沙尘中都雕刻着天使的眼神

赤裸裸的胸膛不断地撞响洪钟的笑声

清风微微地托付着一个个洁净的灵魂

是谁是谁呵

熄灭了恒古的火种

也熄灭了大风中深深重重的情歌

母亲啊你为什么让儿千万年地背负沉沉的

苍穹?

 

作者:海尧

2007年6月8日清晨忆梦行西藏寻长江源头而作。

同日下午改定于江西金溪象山广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