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雨的今天,清晨的眼神里便布满了忧郁。开窗望去,我的故乡小村便在遥远的矇矇山林里忽隐忽现着。此刻该像飘浮在空中的仙宇琼楼吧?那滴水的青檐与布满泪珠的池塘便是一幅郁郁的墨荷。我便选择这样的日子回小村看看去。

这迷濛的日子极易勾起已逝的童心,如歌的年华呵!如风一样忧伤的你如今音讯杳杳?江南这一隅的小村,这明镜里梳妆的故乡;还能嵌入你今夜流香的梦境么?你可知此刻的我便撑一根覆盖往事的小伞,一抛男儿奔腾的热血于脑后,让流浪的的歌一遍遍挂满眉梢。

琦儿琦儿?昨天嫩绿的童谣,你还记得么?我们一别二十悠悠呵!

玲儿玲儿?你可知十五的月亮已挂满了二十载沉甸甸的桂枝呵!

昨夜的竹林依然青青,昨夜的小溪依然潺潺,昨夜的蛙声依然在青荷上跳跃,昨夜的牧羊童音依然在故乡嫩绿的青山中回荡……

告诉我琦儿呵玲儿呵!你们今夜的歌谣照亮了哪一方异乡的港湾?

过了今夜,过了这段流丝流梦的日子我会毅然地抛去颅上遮泪的雨伞。乘一轮火热的阳光,剖开男儿的一腔热血,从小溪奔向大河,从大河奔向大海。

作者:海尧
06年12月写于金溪县象山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