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晨,当久雨的心,夹一串匆匆的足音出门。呵!一缕阳光便直射我郁闷的头顶,温暖的歌谣在瞬间阵阵吹来。陡然间,胸襟里便平添了一大片青青的草原。我便眯着双眼,昂首定定地仰望东方的一轮正冉冉升起的火轮。良久的对视之后,感觉灵魂渐渐地被点燃成一枝沸腾的红烛。

嘀嘀嘀……,嘀嘀嘀……,一阵急促的手机短信的声音,打断我遐翔的思维。信手翻开,屏幕上的文字便令我惊讶不已;一个往事里神仪的女孩,我大学的最好的红颜知音,相隔渺茫茫十多年的音讯,伴今晨的第一缕阳光,向我问一声久违!

我那红如樱鹉,弱如杨柳的知音呵!你说,十几年的风风雨雨,将你已织成一幅红色的锦绸么?寒冷的冬夜,你是否依然围着哪只小小的火炉,默默地吟唱着哪两句千古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我不是项羽,我为什么不是项羽呢?这是十几年前临别你留给我最惆怅的赠语。

红粉啊红粉啊,你可知道,这句沉重的临别所赠,压弯了我十几年铮铮的铁蹄,无法计算,沉沉的黑夜里,我燃尽了江河中多少滴水珠.也无法用最现代的网络,治愈风雨中哪一颗颗流浪的疤痕.我不是项羽,我为什么不是项羽呢?我只能是红豆里不断添柴的山伯么?我只是为英雄背后捉刀的哪位忧伤的清代女佳人载忧的清舸么?

可是我是铁骨铮铮的热血男儿呵!我是么?我只是柔如杨柳的文弱的一页诗章啊!我不是项羽,忧伤的楚歌却一遍遍涤白了多少个不眠的寒霜.

又见阳光,在今晨,红粉红粉啊!你终于在三千多大江大河的风浪博击之后.肯卸下黄金铸就的英雄甲板.将我点燃成一只平凡而默默的航灯.今夜,我们重沐一轮明亮的圆月,把酒话诗,细细地吟唱:种豆东墙下,悠然见南山.然后,乘一只水水的木木舟,出海畅游.明日,明日的阳光在海的那岸,将照亮我们此后的每一寸诗歌的旅程.

作者:海尧
2006年12月12日写于江西金溪县鸣山路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