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花季校园,尘缘如梦。

阿楠在来到这所学校之后见到她的第一眼,就喜欢上她了,学校里面禁止谈恋爱,但同学之间还是有人在谈,她的外表是那么的美丽,而举止又是那么的温柔和文雅,连名字都是那么的浪漫和有诗意:程缘(—尘缘),因此来学校的第一个学期就有男孩子在追她,而阿楠心里想自己家里面供自己读书的钱都是凑了很久才凑齐的,要好好去读书,谈恋爱不适合现在的自己,喜欢她也不能说出来,只有憋在肚子里面,阿楠在看书的时候,喜欢做标记,总喜欢把她名字的拼音简称写在书的段落上面,表示着自己已经看过了并且理解了这段知识的意思。一年多过去了,阿楠那个学期竟然被老师安排坐到了她的前排,在那个学期,阿楠上自习课的时候总是转过头来想找她聊天,阿楠不知道从哪个同学的传言中听到那个追她的男孩子已经和她说了分手,并且他们彼此向对方承诺在毕业之前不再喜欢别人。

有一次上自习课,阿楠忍不住问了她:

“他和你分手了吗?”

— “是的”

“为什么?”

— “他说:等毕了业之后,早晚都要分,不如早分,长痛不如短痛 。”

阿楠心里有一点不解,为什么毕业之后就一定会分手,真正喜欢一个人难道就经不起岁月和分离的考验吗?毕业了之后也可以在一起啊,去同一个地方找工作啊。但是阿楠心里却有一点点欢喜,他们分手了,自己是不是就有了可以去喜欢她的权利了。。。

但是,阿楠不敢对她出来…阿楠总觉得是自己现在这样的家庭条件和自己现在的年纪(十六、七岁的青少年时期)不应该在读书的时候去谈情说爱。

阿楠总是喜欢在自习课找程缘说话,时间一长,阿楠发现了程缘其实和自己有很多共同的爱好,例如喜欢看一样的电视剧,喜欢里面一样的主人公,有时阿楠心想:程缘心里会不会知道我喜欢着她,难道她就察觉不到一点点吗?她是不是心里面仍然想着之前追她的那个男孩子?

也不知道是从何时起,程缘让阿楠管她叫姐姐,阿楠默不作声,点了点头。

又是一年半多过去了,阿楠仍然没有勇气对程缘说自己喜欢她,真的很喜欢她,喜欢她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喜欢她缅典的美丽笑容。

第三年半的时候,快到了毕业的时候了,学完这半年,就要去外面的世界实习了,班上有一个很调皮的男孩子或许是很早就看上了美丽文雅的程缘,他在这个学期开始追求程缘,阿楠听要好的同学阿华说,程缘起初不同意,但后来在她过生日的那天同意了,因为那个男孩子花了不少钱买了一个很大的蛋糕,同心良苦的为程缘准备了一个浪漫的生日夜晚。

阿楠心里面很难过,他知道程缘应该不是被那个调皮的男孩子为她准备的大蛋糕和浪漫的烛光生日晚餐而感动了,而是程缘可能是为了报复以前追求她的那个男孩子小秋,因为阿楠以前听程缘说小秋曾经对她说过毕业之前不会再去追其他的女孩子了,而小秋现在确实正在追其他班级的另外一个女孩子,因为阿楠现在正和小秋还有另一个和程缘是同一个县城叫阿华的男孩三个人经常在一起走,一起谈以后的人生理想,阿楠也了解到了小秋确实是一个善于和人交际的而且又聪明的男孩子,这也难怪小秋追女孩子这么厉害,因为他本身就是一个天资聪明又善于察颜观色察颜观色的开朗男孩。

有一次中午,阿楠在教学大楼五楼自己的教室门外放了一张桌子看书,而那个调皮的男孩子正在和程缘在教室里面的门口聊天,聊了一个中午,程缘似乎已经和那个调皮的男孩子交往了,看起来已经默许了他对她的追求,那个中午,阿楠听着教室内门口他们聊天传来的话语声,没有心情再看书。阿楠连自己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之前不敢对程缘说自己好喜欢她,自己所喜欢的女孩子自己都不敢去和别人争,都不敢去告诉她,阿楠的心里每天都在怪自己真的好没用…心里面真的好喜欢一个人却不敢对她说出来…

阿楠的要好朋友阿华大概是看出来了阿楠一直在暗暗的喜欢着程缘,而程缘现在又和那个调皮的男孩子在一起交往,阿华可能是不想让阿楠再暗暗的难过,有一次他对阿楠说,我听说:程缘和那个家伙在一起了。阿楠听了之后,心里面在痛,沉默了几分钟之后对阿华说:“我想对她说:你怎么这么傻…如果你是为了报复小秋的话…” 阿华听后回复阿楠:“我也想对她说:你真的好傻….她不知道他(那个调皮的喜欢打架闹事的男孩子)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就在毕业的前一个月,程缘的那个喜欢打架闹事的男友因为恶劣的打架斗殴事件被学校开除了,也是在这一个月,不少外省城市的用工单位来这所学校招聘即将毕业的学生去他们的单位工作实习,当然,这也是学校和用人的单位事先联系好的,几乎所有的同学们都在考虑以后该去哪儿,去做什么。阿楠和程缘的心思都在想着前程问题,特别是阿楠。

外省一个城市的一所星级大酒店来学校招聘女服务,很挑剔,要美貌、大方、懂礼仪、会和人交谈,整个年级有十多个班级,每个班级平均有五六十个人,而一共只有十几位女同学被选上,有点古代选美女进皇宫的感觉,程缘也去面试了,没有悬念的被选上了,阿楠不明白程缘为什么要去那里,程缘的家境应该还好啊,她爸妈都是在单位上班的啊,应该都是有固定收入的,按来说给程缘在她家乡找一份稳定的工作应该不难啊,难道是她家里的情况有什么变化,程缘被选上要去那所星级酒店,连班主任都觉得脸上有光彩,都当着全班同学的面祝贺她和另外一、二个被选上的女同学。阿楠的心里面沉沉的,总觉得是时候应该对程缘说出来自己这三年半以来心里面一直都喜欢着她,但是却不知道为什么说不出口,应该是因为自己一无所有,给不了她好的生活。但是阿楠又不希望程缘去外面的城市什么酒店,酒店在阿楠的心里不算是什么好的去处。

程缘明天就要坐那个酒店来学校的接送车去那个遥远的城市了,这天晚上,阿楠陪着程缘还有她同寝室的一位女生从教学大楼走到体育场,阿楠对程缘说:

“你不要去那里好吗?”

—“没事的,我已经想好了。叫姐姐…”

“姐姐。”

第二天上午,程缘在上接送车之前,和同学们握手一一道别,当她把手伸向阿楠的时候,阿楠用双手紧握着她柔软的手,望着程缘说:

“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

—“我会的,你也是。”

阿楠从上衣怀里掏出了一张纸条,送到程缘手心,含情脉脉的对她说:

“上了车之后再看…”

— “嗯。”

那辆接送车离开了学校门外的水泥路面之后,阿楠的心仿佛也离开了这所学校,那是一个BP机正在流行的年代,手机对于阿楠来说是整个学校都只有一、二部的奢侈品,可望而不可及,没有联系方式,只有固定的电话号码,而且还是村里面唯一的一部电话,而程缘所留的联系电话号码也不是她家里面的,程缘要去的大酒店的电话号码连她自己也不知道。

过了大约十来天,来学校接送的一辆辆班车把所有要毕业离校的学生们都一一的送走了,直到晚上7、8点钟左右,阿楠和小秋还有阿华他们那个地方的班车才过来,但他们三个人都不是同一个县城的人,阿楠和阿华送走了小秋,阿华再送走了阿楠,阿楠和阿华道别的时候,泪水再也控制不住了,他心里想到了这三年半以来的所有同学们,特别是要好的同学们,以后可能再也见不到他们了,这一别,可能是彼此之间今生的最后一次见面,因为大家都有着各自的前程要走,再见面的机会确实是很小。

这是第1篇                                                                                    下一篇

说明:本 短篇小说——《楠之梦》内容纯属虚构,如有相似,属巧合。

作者:海洋

2017-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