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里的寒风透过纱窗,满脸愁容的慧晴困了也睡不着,她静静的听着窗外雨点滴哩哩的声,在床前跟两个孩子盖好他们时而踢开的被毯,

她的心比这寒冬的雨还要冷。

15岁那年初中还没毕业的她就缀学来到这座大城市打工,认识了现在的丈夫阿飞,阿飞的家境并不好,但他执着的追求终于让这个安静而清秀的打工妹心软,跟他在了一起。

慧晴20周岁那年,跟阿飞成了婚,婚礼很简陋,老家的亲戚也只来了父母和几个兄妹,其他的亲戚都嫌太远没有去。

勤劳的慧晴把自己全部的精力都给这个家,早起洗衣做饭,忍让着阿飞一些不好的习惯,温柔孝顺的对待着公婆,哪怕有时候丈夫酒后打她,她也没有向娘家人去诉苦,她把苦咽在肚子里面,有时候她觉得这就是她的命,当初自己选择嫁给阿飞,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如今自己再苦也得认这个命。”

阿飞的父母责怪过阿飞许多次,让他对慧晴好一点,“ 慧晴可以说是放弃了父母和所有的亲人跟了你,几年都没有回过一次娘家,你要对她好一点,再也不能动手去打她,就算她有时候抱怨和骂你,你也不能再打她!你不要成天和那帮朋友喝酒打牌!不要深夜了还不知道归来! ”他当时对父母的话唯唯应诺,但时间稍微一久,仍是恶习难改,抽烟喝酒打牌晚归,一年又一年的继续着。

阿飞在工厂做了几年之后,去考了个货车驾照,跟别人开了几年货车,后来国家搞建设征地把阿飞家拆迁了,补偿给了阿飞家一套房子和一小笔钱,阿飞有了这笔钱就没跟别人开货车了,自己买了个出租车跑了起来。他常常对老婆慧晴说:“你看你嫁给了我,我是不是让你现在过上好日子了?慧晴慧晴,你看看你,你自己有着慧眼啊。” 而慧晴总是静静地一微笑,对阿飞说:“ 好好挣钱,孩子大了,要用钱的地方多着。你在外面开车多注意安全。”

十多年就这样过去了,慧晴回娘家总共还不到十次。

前十来天,丈夫阿飞在外面开车一天一夜都没归来,电话也一直打不通,慧晴吓得去派出所报了案,但丈夫电话仍然是关着机,后来过了几天,她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打来,是阿飞打来的,阿飞说自己对不起她,在外面赌博为了扳本,借了三十万元高利贷,以后有很长一段时间不会归来,有人上门逼债就说不知道他的去向。阿飞话说得很快,不等慧晴开口,说完就马上挂了电话,慧晴哭得眼晴都红肿了,跟她公公婆婆说了之后,公公都气着旧病发作。

这十多天以来,慧晴夜夜都没合上眼。

这十来天,有一帮凶神恶煞的人已经来了二次了,第一次闯进来对慧睛叫嚣说你老公躲起来不还债莫怪我们不客气!慧晴的公公婆婆叫来了旁边的邻居、打电话报了警才平息了让他们离开。第二次他们来更加凶狠,威胁慧晴一家人说:“ 限你们十天之内把钱凑齐,把债还清!不还债的下场就是死!” 慧晴痛苦的对他们回吼道:“ 阿飞借的钱,签的字,按的手印,你们去找他,这债我们全部都不知道!你们威胁我们一家大小性命,我们报了警,警察作了记录,你们犯罪杀人要偿命!”。那帮人里面带头的更凶狠的叫嚣:“ 父债子偿,子债父偿!看你老公这个龟孙子躲到什么时候,我们去法院下传票来对付你们!”。

已经凌晨三点了,慧晴听着窗外的寒雨,难眠,她想:如果法院把我关进监狱,我就在监狱里面一头撞墙死了算了…不行!我还有儿子和女儿,还有公公婆婆要养…日子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该怎么办?…..

作者:海洋     2018-11-17 03:20

〔说明:本故事情节属于虚构,如有相似,纯属巧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