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晴半雨,奇妙得像热带的天气
春困,什么都不想做
不想唱歌,不想走路
对这个狂放的世界也毫无兴致
只想一直一直寄居在连续的梦里
旧梦,新梦
黑夜,白天
重重叠叠

在操场上给认识的不认识的孩子们喊加油
声音大到自己都听不清了
我的身体里全是自己的回音
这是我仅存的热情了
哪怕 胜负都不是我的
我独有这一操场的空旷

我们一样大吧
但是多么可悲
我已经未老先衰了
脑袋也在变钝
常常是一片空白

某个邋遢的角落
我走着自己的路
抬头低头是冷冷的风
我在黑夜里风一样的奔跑
腰带断了 我手足无措
地勇往直前
只是暗夜里没人看得清
我的狼狈

作者:
写作时间: 2007-3-30
201320.com 爱你一生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