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命运》

作者:海尧

第一部

1

多少年,当春风相抚
浩月当空,我为何找不到一张纸
来写下一个宋代的
大大的“愁”字

多少年,我和一个叫宋词的女子
相约黄昏后。借一盏油灯的光
茅舍一间的窗。月色无边
银锤叮当,叮当的……
一滴,一滴的敲
一声声
绵缠、轻柔、肝肠欲断……

好一场古典的雨宴。多少年
一个“愁”字
我用三江之水—-
淬火
依然
夜夜凄婉
不知怎的,在此刻我却想起了不久前自己写的这首《宋词的一个“愁”字》,这首今天刚收到已编入《世界华文现代诗提纲》的诗,可笑的编者在诗后竟写错了省份与简介。
而编者竟是我的一位所谓的朋友。
是有意呢?还是。。。。。。!?
那么我同娟的结合呢?
此刻我们并列地站在离婚的法庭上,庭下是黑压压的人群一片。
而我的脑海里除了这首诗,只有一张白纸而已, 消失了意识,也消失了时间。
“吴歌!……”
“吴歌!…… ”
法官在问我。
法官是在问我?
我从不知是梦还是雾里归来:“法官,你要问什么?
“关于你们离婚此案,经法庭多次调解无效,你们双方啊!你们的财产及女儿问题不知商定了没有?”
我木然了……
良久之后,我缓缓启口:“法官,除了我的书籍及日用品之外,其余都判给娟吧?”
一旁的娟突然捂面大哭了。
之后娟大嚷:“我不离婚,法官,我不离了……”
五年以来,我从没见过娟如此大嗓门, 法庭哗然了 …… !
等法庭安静之后,我平静地面对法官:“我要求法庭坚决判离,如果女儿娟放弃的话,可以归我。”
我知道一个离婚的女人,带一个五岁的女孩之艰难,更何况今后再嫁呢?
至于财产,我是从不在乎的。
我知道自己是个浪子,有多少也花不了几天。
娟的哭声久久地在法庭荡回…… www.201320.com
我轻声地:“娟,你不是同意的么?怎么突然改口了,我们合不到一块的。”
法官沉思片刻,开口问娟:“关于你们离婚此案,本庭再一次请问女方,同意还是不同意。”
娟抽泣着……
当法官再一次问娟……。
我焦急地望她……
娟终于点点头。
而娟坚决地要女儿随她。
出了法庭,突然觉得今天街上的行人增多了,天空似乎也高了许多。
我长吁一口气,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从此,我又可以无拘无束地去奋斗了。
可同时,一种莫名的孤独感似乎在悄悄地靠近我。
我立住了。
娟带五月的阳光走向我。
娟牵了女儿,女儿怎么来了?
女儿扑过来了:“爸……爸……爸……。”
五岁的女儿,紧紧地抱住我的腿。
“爸,你别走好不好?你别离开我好不好?”
记不清女儿这是第几次求我?也记不清我这是第几次心里在流血了?!
有谁在割我的肉呢?
我蹲下来抱住女儿。
“爸,爸……”。女儿哭声更亮了。
娟在我身边立住,眼泪断线似的落在我的头上。
我颤抖了,前所未有的颤抖。
我们的身边围观的人越来越多。
娟哽咽:“你别搞什么文学好不好?”记不清娟这是第几次求我了。
我默默地抱紧女儿。
我哪能呢?天生的熬夜命!热爱爬格子的贱命。
“答应我,少熬夜,注意身体?”娟轻声地,她知道劝不转我这头倔牛。
我眼前一片朦胧……,远方,远方是什么呢?
娟一手捂住眼泪一手拉着女儿跑了……。
女儿,五岁的女儿一步一回首:“爸……,爸……,爸……。”那声音很尖很尖,像刺刀。
我模糊了,似乎有许多人在抹眼泪。

[这里已经是第一页了]                [下一页]                                      [到第十页]

 

作者 及 版权声明

作者:海尧,本名 吴文华。男,六十年代生于江西省金溪县。作品散见《中国诗歌》、《诗林》、《星星诗刊》、《诗歌报月刊》、《诗探索》、《海外诗刊》、《新余报》、《抚州日报》、《抚河》、《家教导报》、《晨风》、《关睢爱情诗刊》等。有诗数百首选入国内多种诗歌网刊及诗歌读本,并多次荣获全国及地区诗歌大赛奖项。现为抚州市作家协会会员。

版权声明:

1、本网站 (www.201320.com) 的《连载小说—长篇小说》版块的

长篇小说:《命运》(根据 海尧 的小说《追梦的男人》改编) 所有文字篇幅均为 海尧 本人原创,并已经过 海尧 本人同意之后才在本网站发布,其他任何媒体和网站如果未经过 海尧 本人授权,不得转载、刊发,否则视为侵权。

www.201320.com 爱你一生文学网  2015-4-15 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