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海欧今天来看我,提了酒四瓶嘴一张,一进门海欧就叫:“老兄,你从此自由了,我来祝贺,从此从此咱俩就天涯浪迹四海为家了。”

      我默默地拿来两个大碗,斟满酒,然后和海欧响亮地碰一下,喝一声:“干”。

      喝酒喝酒……。

      喝干了再斟,斟了再喝。

       干了干了酒瓶空了。

       海欧说:“老兄老兄,你从此轻了也从此好了”。

       我哭了,真正地嚎哭,真正地大哭……。

       海欧一改斯文,破口大骂:“你个孬种,女人算什么,没用的东西,离开女人不能生存么”?

       我愣了,海欧也愣了。

       许久的沉默。

       海欧轻拍我的肩头:“老兄豪迈些,你不是说自己很洒脱么?为了我们的诗歌,为了子孙不骂我们这一代诗人,老兄振作吧”。

       我低首,无限的忧伤充斥心间,如巨石在压。

        诗歌诗歌诗歌啊!

        我们的诗歌如今是个什么样子呢?

        海欧几分醉几分醒地嚷着大话:“我们会的,会是将来诗坛的大将,我们要扛大旗的”。

        真的么?我们真的是旗手么?

        娟,我无法知道,此刻我怎会突然想起你那句嘲笑:两个疯子。

        两个疯子?!

        我们真的是疯子么?

        海欧突然放声大哭了,我莫名其妙却狂笑了几声。

        “你不知道,你不知道,我爸昨夜偷偷地将我前几日熬夜写的诗稿都放进灶里烧了”。海欧自圆其哭。

         原来这事,真值得大哭一场。

         我不能无动于衷:“算了,再写吧”。

        “再写再写再写,我能追回那闪光的一瞬灵感么”?

         海欧突然变哭为吼。

         我无言。

        海欧又半晃着头半斜着嘴吼:“我的血,哪是我的血呵”!

        我记得几日前在海欧家,海欧爸曾劝我:“别搞什么诗了,好好过日子吧,那样会毁了你一生的,求你也 劝劝海欧吧”。

        老人那目光很苦而充满了哀求。

        只记得当时我哑然着无语以对。

        海欧一把抓住我:“老兄,我们走吧,明天就走,浪迹天涯去也,好不好?好不好”。

        旅费呢?我们羞涩的行囊,负得住沉重的千山万水么?

         我心里默思。

         “走吧,老兄,你我虽为穷汉,可我们有一枝笔,一枝闪光的笔。”

         真的么?

         笔能当车票么?笔能当米饭么?笔能当房租么?

         “有了它,就有了我们的一切,一切都会好的,不管如何,我们不能枉来人世走一遭”。海鸥像回答我的疑虑。

         我唯有点头。

         难道这不是向往已久的浪漫生涯么?

         第二天清晨,雾淡淡地飘着,秋风一阵阵地刮着漫天的红叶,像一首首哀伤而绵缠的情谣在奏。

         村庄还在沉睡,而雄鸡在鸣,狗在吠唱着新一天的狂曲。

         我和海鸥悄悄地在故乡的村口走着,我按按肩上简单的旅行包说:“海欧你不后悔么?也许我们从此永不回头。”

         海鸥正一正很近视的眼镜,拍着胸脯:“男子汉大丈夫理应四海为家。”

         我分明看到海鸥那鸡皮似的眼睛里含着水珠儿。

         远了,渐渐地远了,故乡的村庄,别了。海鸥却拉了我一把:“快走吧,我们赶车呢。”

         我回首;很远的地方,我和海鸥立住了,我们弯下腰,向村庄鞠了一躬,然后无言地挥了挥手 ……

         我们计划的第一站是广州,去广州一是我们想去看一看这开放的城市如何模样,二是想去哪里打工攒点钱,再去游历其它的地方,我们身上的钱也只够买二张去广州的硬座而已,如果说还剩的,那仅有的也只有很少的一          点饭钱。

         当时我无法顾虑其它,也无法预知此后的生活是怎样地艰难,也无法预算我们将饿上三天三夜的不远的日子就要来临。虽然在前几日我还算得上是一个小有家产的一家之主,可前面我说过,离婚时我的主动请判之后,就          变得一无所有了,当然除了买车票的钱。

         不免又想起离婚,眼泪,法庭之上娟的眼泪,哭泣的声音,在我虽步行在故乡十里之外,却还不住的在内心深处久久地回荡,心里禁不住涩涩的像吃了许多未成熟的李子。

         海鸥却兴高采烈起来,他滔滔地说着未来的日子将如何如何美妙。美妙的散文以及游记还有诗歌将如何喷博而出。当我们乘车到达省城南昌时,去广州的火车票是当天已售完,三天后的也已售完,排了半天的队,我好求           歹求才使售票小姐开恩卖给我二张当天去广州的站票。回过头张望,海鸥在售票厅外把脖子望长了许多。

          当验票的门打开时,我们便随了潮水的人流奔向列车。人们似乎都疯了一样地争先恐后,海鸥那近视眼镜的镜片进站后在奔跑中掉了下来被后面的人流踩得粉碎,好了,现在海鸥成了独眼龙了。

          我几乎是拖着海鸥爬上列车的。海鸥这时也真是狼狈极了。我知道他这时已是半明半黑了。

          可爬上列车后我们真的不知道该往那节车厢挤,因为车上到处挤满了站着的人,过道里,茶房里都是风也透不过去了,就连座位下甚至厕所里也挤满了人,人叠着人,人压着人,男的女的老的少的已经失去了名称,只           存在人!人!人!

          我们也只有被压在了过道中间,这时我才醒悟,原来站票卖了这许多,刚才两手攒着票感激售票员小姐的心情刹那时便散去了九天云外。

          海鸥从人墙里腾出手小心的扶一扶独龙的眼镜,生怕真的变成了“两眼瞎,”口里还不断发出充满幽默的喃喃: “这才叫生活,知道吗这才叫生活。”

          我们是站了一天一夜,也是尿憋了一天一夜,当腿也麻得不麻了,唇也干焦了,汗也尽了人也虚脱了之后,到达了广州。

         真想不到广州的人更多,人海更密。天桥下,车站里,广场上,站着,坐着,躺着,到处都是背旅行包的人。海鸥却仍然兴致不减,眨着一明一暗的小眼睛:“老兄,我们真成了水珠儿了。”

         步出车站后,我们一直好奇地东瞧瞧西看看,墙根下,铁门上,商店旁,到处贴满了招生广告。我对海欧咕哝:“得立即找工作,否则要饿饭了”。海欧立即赞同,我们照广告上的地址去试了几家,可人家回答我们的都         是摇头又摇头。我心里有些慌了,我想大事有点不好,再找不到工作我们就得饿肚子了。海欧却笑笑说,要真的饿肚子那也是诗神对我们的考验呢。此刻我无法幽默,我感到前途黯淡,我对海欧嚷我们必须马上找到工作。

        这时候娟那句:“总有一天,你对诗对文学的执着会害苦了你自己”。似乎又响在了耳边。

         我有些惶恐了,如果能预计未来几天不测的话,我也许会回头。可我同海欧都是不到黄河心不死的人,一样的倔牛,一样的从小对文学的执着。

         再去了几家招工单位,一样的摇头又摇头,都说人员已满。海欧提出:“我们不如去珠海闯闯吧”?也许哪里会要人,我们数了数身上的钱,连车票也不够。

         海欧建议说步行,我惊讶了,可知广州离珠海数百里之遥。可海欧说路上也许能找到工作呢,也只有依此了。

         我们上路了。

         路上海欧的兴致很高,他问我:“老兄你近年写的诗是越来越耐人寻味了”?

         我苦笑了。

         我说:“你可知我近年收到的骗子信也越来越多了”。说这话时我心里也真悲哀,为自己也为文学。

         海欧盯着我:“老兄,你要看到未来呵”。

         我暗然。

         未来未来未来?

        海欧一边行走,一边念起了我前些时所作的那首《独轮车》

             看见那辆独轮车
             我就莫名地,想哭
             这父亲几十年的老伙计
             像父亲的影子
             矮下去—
            越来越贴近泥土的气息
           苍老的气息。我又怎能忘记
           那片吱呀呀中弯曲的天空
           童年的蹄花,还开在
          父亲贫瘠的脊背
          饥饿的种子,催着父亲
          咬紧牙关。一次次
         植入风雨的深辙
         跋–
        又怎能忘记? 我是跋的孩子
        从辙印中走出的孩子
        我要不要,重新锃亮
       独轮车的轮子?
       推着炊烟
       及即将消逝的村庄……

         

     “老兄,你这首诗,那摄魂的气度,是真正地撼动了我,那音乐般的节奏,那流水般的语言,真可谓一首佳作”。

      我苦笑了,也唯有苦笑。

      天空飘着乌云,乌云越聚越多,天似乎在瞬间失去了自己。像一个六十多岁,饱经沧桑的老人却找不到回家的路。要下雨了。

       流浪的我,流浪的海欧,去谁家屋檐下栖息呢?人生有时候真不如鸟,做人无法战胜的永远是自己。

       就像此刻的我,正充满了矛盾。走在这异乡的野外,本来有温暖的巢,可你舍弃了?值吗?

       望着天空,我将这些一一述给海欧,海欧怔怔地望着我许久。

       下雨了,我是真的需要一场大雨来洗去我身上的尘土,剩下的就只有纯净了。

       在屋檐下避雨时,我是真的有几分怀念故乡了。

       雨很快就过去了,我们重新上路后,海欧似乎也思考着什么,保持着沉默了。迎面的风似乎已凉了许多。

        我们步行百里后,腿似乎有点不听使唤了。虽说沿途的开发区不少,可工作是仍然没找到。

        我的心是越来越惶恐了。

        黄昏,落日用暖暖的手轻抚我们的脸,像一个就要远离故乡的老人抚着幼儿。

        累在此刻潜进了我们的血里,并施展了某种坠重的手段。

        我和海欧不得不坐下来,看异乡的落日如何悲壮地挥别我们。我轻嚅着开裂的嘴唇,对着落日:“海欧,我们今晚要挨饿了,还有,无处可宿了”。

        海欧仍笑着:“异乡的野宿,也会别有番情趣呵”。

        我转身盯住海欧:“饿么”?

        海欧用手扶了扶独眼龙,一脸严肃的色:“饿算什么,我们的兄弟海子还为诗自杀呢”?

        海子!是啊,望着落日,我此刻是真正地想起海子,想起了哪首海子的绝唱《春天,十个海子》。

        春天,十个海子全部复活

        在光明的景色中

        嘲笑这一个野蛮而悲伤的海子

       你这么长久地沉睡究竟为了什么

       春天,十个海子低低地怒吼

       围着你和我跳舞,唱歌

       扯乱你的黑发,骑上你飞奔而去

       尘土飞扬

       你被辟开的疼痛在大地弥漫

       在春天,野蛮而悲伤的海子

       就剩下这一个,最后一个

       这是一个黑夜的孩子,沉浸于冬天

       倾心死亡

       那里的谷物高高堆起,遮住了窗户

       它们一半而于一家六口人的嘴吃和胃

       一半用于农业他们自己繁殖

       大风从东吹到西,从北刮到南,无视黑夜和黎明

       你所说的曙光究竟是什么意思

       想起了海子,此刻我真正地忘记了饥饿,心里充满了悲哀和诗歌的激昂。

       傍晚,无力的腿拖着我们路过一个小镇时,对那小摊上的西瓜是真的多看了几眼。

       我知道,饥饿是真正地来了。

       当晚我和海欧便宿在了这个小镇的郊外土坡上,自我出生以来,这是头一次的野外露宿,且带着很深的饥饿。

       我们种衣躺在土坡的草上,用旅行包当枕头。

       天空中繁星闪烁,一轮明月像刚沐浴过的十八岁娇娘,盈盈地步上中天

       一颗流星从我们头顶一划而过,我轻嚅:“海欧,我们会不会成为流星呢”。

       海欧笑了:“做流星也好啊!它毕竟用自己短暂的生命撞击出最美的诗行”。

       我心里浮上深深的悲哀,流浪,这就是向往已久的流浪生涯么?

       “流星,我多么想做一颗流星”。海欧轻声地。

       “海欧,明天咋办”。我望着远方灯火闪烁的城镇。

       “面包会有的,牛奶也会有的”。海欧做了一个鬼脸。

       向前吧,我想既然走了这条路,也只有向前了。总有一天,我们用自己的心,能写出最壮美的诗行。

       我不知道,在这艰难的时刻,我为什么反而坚定了。也许常人难以置信,我和海欧,就凭这份对文学的执着,饿了整整三天三夜。整整地七十二小呵,拖着无力的腿。

       向前向前向前…….。

       一家一家地问,一厂一厂地找,仍然没有人要我们工作,没有一份工作肯赐予我们。

       空空的腹,越来越重的腿。支撑我们的只有文学,只有诗歌,整整七十二个小时,我们的虚荣和高傲使我们羞于去乞讨,这也算文学赐予我们的财富吧。

       也算我们命不该饿死他乡,也许我们真的走投无路,命运在这饥饿的七十二小时之后,终于出现了转机。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