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这个日子该是永生难忘的呵!

          我从邮电局给上海的父母发完电报出来,秋日的阳光暖暖地照在我的身上,像一个散漫的梦在游。

          街上三三两两的孩子们牵着一个个彩色的汽球满天飘。

          童年,我童年的女儿却只有卧在病房!

          加快脚步,穿过几条街后,有人在离医院不远处唤:“吴大哥……,吴大哥……”。是山仔,山仔满头大汗地跑到我面前,气喘喘地:“吴大哥,快……不好了,你的女儿……,快不行了”。

          我的头顶仿佛有五雷轰炸……。

          愣了片刻后放脚就奔。刚到医院门口,就听到岳母和娟的大嚎了。哪声音撕心烈肺……。

          我奔向病房,跑近女儿床边。女儿的脸已由蜡黄转向白了。眼神如夕阳最后的一束光,却分外亮。病房的门外站满医生和护士,他们都在悄悄地抹眼泪。我预感着什么要来临了……。

          天呵!你怎能这样待我?我如花的女儿?五岁的女儿呵?

          我含泪握住女儿的手。

          女儿的目光牵住我,似乎在等待我说些什么。

          “孩子,别……怕,你哪里疼,很快……就好……啊”。

          “爸……,你……要……同……妈……好”。女儿似乎攒足仅有的一点余力轻嚅着。

          娟泪涟涟地扑上来跪在女儿床前,女儿颤颤地移动如柴的小手,将我的右手拉住,叠在娟扣在床沿的左手一起,然后惨烈地笑了笑,小嘴轻嚅着:“爸……。”哪声音像蚊虫。

          我拼命地点头,拼命地点……

          女儿的头突然垂向一边,嘴角还挂着笑……。

          山崩了,海狂了……。我用生平第一次最大的哭歌送走了女儿,花朵一样的女儿……。

          娟晕了三天之后,终于醒过来了。第一句就问:“女儿呢……”。

          坐在床沿的我和岳母眼泪已断流,木然地不吭一声。

          娟吃力地挪起来:“女儿呢……”。

          我轻声:“女儿走了……”。

          娟疯了一样:“我要女儿……,我要女儿……”。

          我拉住娟的手,轻声地:“娟,你别这样,你别这样……”。

          娟冲我大吼着:“都怪你……,都怪你……”。

          从没见过娟如此猛狮状。

          我沉痛地低下头。是啊!都怪我,要是我和娟不离婚,要不是我流浪的性格,天生的贱命作怪,唉!女儿生在和和睦睦的家庭,该是早就得到治疗了呵!

          是啊!都怪我都怪我,我不是个好丈夫,也不是一个好父亲。是我拆了好端端的家。娟,你要骂就骂吧。狠狠地打我几下好吗?我头低低地,此刻我真想跪在娟的面前,让她抽我一千个耳光,一万个耳光。我的女儿             啊……?!

          可是我知道,娟心里的伤痕是太深了,这伤痕已是我永远也无法弥补的了。

         

          夜,寂静而明亮的秋夜。从岳母家出来,我真不知道该往哪里走,哪里是我的家呢?我真成了无家的浪子了。

          故乡小村前的山坡上,我坐在青苔布满的岩石上。雕满了千万载风风雨雨的岩石啊!青黑的脸上刻满了多少我童年的往事呢?又刻下了娟和我的多少故事呢?

          恍惚中,一个梳着长辫的,总爱往我怀里拱的,轻柔的笑挂在两个浅浅酒窝里的姑娘,是娟。

          娟哪年十八岁,我二十二……。

          十八岁的姑娘,真是花一样的年龄。

          我坐在岩石上,岩石的周围仿佛又开满了火红的杜鹃,杜鹃满山满岭地串,将故乡的天空点缀成一片火海。娟便摘一束杜鹃,头上插几朵鹃花在花丛中奔,仿佛是一朵火焰在跃。我便去追娟,娟把咯咯的咯咯的笑声洒           满了山岭……。

          “歌,你说,哪一颗星是我?哪一星是你?”

          哪萤火舞动的夏夜,蛙声一片里,我和娟总爱坐在村前的大山青岩上望天,娟也总爱这样问我。

          这时候,我爱俏皮:“娟,我们本是一颗星呵……”。

          娟便用花手捶我的胸,脸含桃花:“不害臊,不害臊……”.

          我便俏皮了,轻声地俯在娟耳边:“将来,我们还要造一个小星星呢?”

          娟一听此语,便钻入我的怀,用花手环紧我,用嘴轻啃我的胸,啃得我痒痒的,便也伸手在娟的腋下搔一下,娟便咯咯地笑着往山下村里跑,我便在后面追……

          蛙声里,萤火里,杜鹃花里,有多少个我和娟呢?

          而我和娟造的星呢!未及光芒地升起来。却过早地陨落了,像一颗小流星。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是二爷爷,又摇晃着那枝晶亮的黑毛笔从村里出来了.

           二爷爷又作新画了么?

          “想当年,执笔闯关东,泼墨震……”.二爷爷又带哭腔地在唱.

          二爷爷,孤仃仃的二爷爷的人生中有多少不为人知的神秘的往事呢?

          月色下的二爷爷朝我走来,二爷爷颤颤地爬上来,然后在旁边的岩石上坐下来.

          我和二爷爷是真的并驾了!

          写诗的我,画画的二爷爷,都默然地瞧着一轮满月在中天悬挂.山下的小村偶有一二声吠嚎与鸡鸣,然后又复归于静了.

          我和二爷爷坐于这秋夜里似乎已许久了,也似乎只一瞬间.

          二爷爷开始数星了:一颗,二颗,三颗,四颗…….

          我用目光看着二爷爷……

          二爷爷停止数星了;他从岩石上站起来,伸了伸右手.然后用那枝晶黑的毛笔对着广袤的夜空挥舞着,一笔一划地挥舞,那么专注,那么入神,是大书法家在书着遒劲的千秋,还是大文豪在挥笔走龙蛇?二爷爷手中的           毛笔是越来越狂了……,越来越狂了……,像一场骤然而来的狂风暴雨…..!?突然雨停了,狂风也熄了.二爷爷将笔一抛,仰天一声大吼:"千秋之作,千秋之作呵……”.

          然后二爷爷又带哭腔地哼:"想当年,执笔闯关东,泼墨震京都……".哼着哼着朝山下的村里走去.

          我突然觉得,二爷爷今夜汲布鞋的脚步声像极了溺水的孩童.

          我默默地拾起二爷爷那只黑中透亮的毛笔,握在手中,也想对着夜空狂书些什么.今夜,这只画笔将陪我至天明了……

          第二天凌晨,二爷爷去了.

          人们说,二爷爷去时含着笑,并抱紧一只翡翠的玉镯.

           这在我并不奇怪.

          第三天凌晨我去送了二爷爷上山,二爷爷的棺木是村里众人凑钱买的,丧事也是大伙办的.

          二爷爷呵!二爷爷的一生似乎有许许多多的谜,这些谜我虽然无法解开,可我也许已经懂了.

[到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