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这是生平第一次挨父亲的打,且是重重的三耳光,半边脸似乎已失去知觉。火辣辣的烧很快漫上了额头,我低首木木地立着。一向温厚的父亲这次是真的动气了,母亲则在一旁流泪。我身后的娟便是神情悲戚戚的。

         “跪下,你自己朝祖宗们跪下”。当了一辈子小学教师的父亲从没体罚过学生,今天?面对父亲的怒吼,我茫然且有点惊讶地望了一下父亲。但依然还是跪在了大堂的祖宗们灵前。是我有愧,愧对列祖列宗。好好的              家,破了。花一样的女儿,走了。

         父亲继续吼:“你想要什么呢?娟这孩子,要不是从小就没了父,她的成绩比你优秀一百倍。可怜的孩子要不是实在没钱上学,能嫁给你吗?这么实诚肯干的孩子,嫁给你是你上辈子修来的福,你凭什么跟她离婚?你           是头脑发疯了吧?行,离了连我和你妈都不告诉一声。你想怎样?我那懂事的小孙女,就断在你这败家子……手里。”父亲吼着吼着竟大哭了起来。

         父亲是个坚强的人,一生的坎坎坷坷很多,但我从没见父亲哭过。

         是啊!我还要些什么呢?我要些什么呢?

         “爸,我……”。我想对悲痛的父亲说些什么,可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父亲哭着哭着又举起了手,对跪着的我更大声的吼:”我打死你这个败家子……”。

         我闭上眼睛。心里默默:爸,你要打就打个痛快吧,我知道太伤你的心了

         娟无声地挡在了我的身前。父亲软了:“孩子,你还替他挡,他对不起你呵……”。

         娟朝爸跪下去,哽咽着:“爸,你别动气好不好?这些天我想过了,歌也许有他的道理”。

         我默默地瞟了娟一眼。娟,你真懂我了吗?

         母亲过来扶起娟。母亲和娟抱成一团,哭泣着……

         夜,又一个山村的秋夜,凉丝丝的。窗外偶有不知名的鸟偶而鸣叫几声,鸟鸣声中夹着几声狗叫或村里孩子们嬉闹的笑声。

         父亲和我对坐在堂屋,明月无声地从木格窗里斜射进来。像一些安慰的细语,又像长辈们温柔的抚爱。

         父亲抽着纸烟。烟雾在屋中越积越浓,一会儿父亲便整个儿笼在烟雾里了。

         许久之后,父亲的目光慈爱地洒在我身上。然后缓缓地启口:“你从小是个懂事的孩子,我总以为,你会大有出息。没想到你越大越糊涂了。家不成家样,人不成人样”。父亲说着重重地叹息一声。又慢慢地接                着:“你搞文学我不反对。知道那是你从小的理想和爱好,可家呢?儿啊,做人要首先学会如何生存,如何担负责任才最重要。都是我没教好你啊!你看看你那二爷爷,一生潦倒成了什么样。二十几岁就出去浪荡,五          十多岁又空手还乡。他一生出息了什么呢?一生孤苦无儿无女,你要学他?”。

         二爷爷,二爷爷呵!我的一生会重复二爷爷的故事么?

         我不信,我想对父亲说些什么,可如何对父亲说呢?

         “你和娟……,重新开始吧”。父亲瞅着我。

         “爸,不可能了……”。我委婉地。

         “爸?你喊我爸?你眼中有爸吗?”。

         “爸……”。我低首。

          “听爸一句,行不?娟是一个多好的女人。儿啊,要珍惜啊!别身在福中不知福”。父亲的声音充满了爱。

         “我知首……”。娟确实是我此生刻骨铭心的女人。

         “你知道个啥?你珍惜了吗?你像一家之主吗?”。父亲的声音又带气了。

         “爸,我真的不想这样子……”。我轻声地。

         “那你和娟好吧”。父亲的口气又软了,像求我。

         “爸,我和娟真的合不到一块了……”。

         “你说,娟有什么对不起你?”。父亲火气又升了。

         “没有。”我真的说不出娟的坏处。

          “没有为啥不可以重新开始呢?”。父亲的火气加重了。

          我想对父亲说,我和娟已经有了难以弥补的伤痕,就是女儿的死。叫娟和我今后如何去面对这一个伤心?更何况我对此事深深的内疚。在内疚中时时怀着惶恐,有这沉厚的伤疤,又如何再共居一室而安然呢?

         我想对父亲说这些,可父亲能理解么?我们毕竟有三十年的代沟呵!

         “爸,我不配娟,真的不配……”。我只能对父亲说这些了。

         “你答不答应同娟好?“。父亲跳起来问。

          “爸,是……,我和娟,是真的不合适了”。我怯怯地。

         “好……,好,你的事我今后不管了,我明天就回你姐那去,就算没生你这个逆子”。父亲气冲冲地去里屋了。

          爸!我呆呆地坐在堂屋里。娟,女儿,还有海欧的脸,在我面前晃动着……

          父亲说一不二,第二天收拾行李就走了。母亲走时,泪涟涟地对我说:“儿子,你要好好思量思量,娟是个难得的好女人……”.我点点头,无言以对。

          父母走了,只剩下我孤仃仃的一个,哪里是我的家呢?我真的是个天生的浪子么?

          数日后,海欧来信了。我展开信后,心吊了起来:

    

、         吴歌:

            

                   近好!

          你平安到家了么?我这次是大难不死的了。昨天去街上买日用品被一辆刹车不灵的出租车撞晕了进了医院。工友们及工头都凑钱帮我买药,并帮我报了案,现公安局正寻那跑了的司机呢。我很感激工友们及工头。出院后我将要更加卖力地干活了。并要一一谢他们才是。

          吴歌,相不相信我必有后福。你女儿病好了么?你别难过,是病就能医。医好了你女儿的病,你还回来么?我想游历海南岛去。吴歌,我真的很想你,兄弟,从小到大,我们从来还没分开过。这些日子我脑海中总浮现           我们小时候光屁股趴在地上用树枝写唐诗的场景呢。你不要告诉我父母我出车祸的事,那会让他们担心。

         兄弟,你走后,我似乎三日里没了支柱。三日后心情才开朗起来。我现在在医院,正好用此时间写一部中篇小说。题材吗就以我们这次广州的经历为基础了。相信我们这次饥饿的人生经历将给我们的写作带来辉煌吧。           好了,就说这些了。望见信速回告诉你的近况。

                             祝!

                                    你女儿早日康复

                                                    友:海欧笔

                                                   10月1日

        

          海欧,独眼龙的海欧又浮上来。海欧,我们真的会创造辉煌么?读完信,我问自己。

         此夜,我顶着朦胧的月色在村前的岩石上给海欧回信,向他讲述二爷爷大去之前的天空绝作,讲述我和娟的悲痛……

 

[到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