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这夜,含了朦胧的水。弯月浅浅地照着寂静的山。它时而躲进云里小息,时而又从云里探出头来。木格窗里温暖的灯光一盏一盏地灭,村庄陷入了沉睡。

          我和娟又并列地坐在村前山坡上的青石岩上。心中有许多话想对娟说,可一时却无语。娟的目光里似乎也埋着千言万语,而此刻的娟却沉默地望山下的小村。

          我仰首望着星空,灰黑色的云朵像大地上的梯田,无边地散布着。天空在今夜似乎瘦了许多,也矮了许多。收回目光,看村后的田野已是一片荒凉。田埂上堆着一堆又一堆脱了谷的稻杆,这些塔形堆积的稻杆堆,在似           隐非隐的月色下透着神秘的寒光。

         这已是霜降季节,是成熟后冷静思索的季节。我和娟不正进入这个节令么?

         一旁的娟望了望沉默的我,轻声地:“歌,还记得我们在这里的初次相识么?”。

         我点点头。我怎能忘记?那一幕是我生命中最美好最美好的一页:我和娟认识是在一个鹃花盛开的早晨:那天的娟在红彤彤的朝阳和红彤彤的鹃花丛中婷立,朝坐在山坡上青石岩上看书的我嫣然一笑。那十八岁少女的笑,似乎也染了红杜鹃的红,瞬间便涨满了周围的山山岭岭。

         “你就是吴歌吧”。那长辫子的少女从鹃花丛里走上来问我。

         “你的笑真好看,你怎知道我的名字?”。我爱满脸春风地问。

         娟羞羞地勾着头,脸上飘着晕红的桃花儿,嘴角却挂着俏皮:“方圆百里,你可是出了大名”。

         “出了啥大名?”。我笑着不解地问,一边迎着她站起来。

         “出了大名的书呆子……”。娟抬头瞧我,继而吃吃吃地笑起来。

         ”我……”。我抬头搔搔头,有点不自在地,但随即便被娟的笑声感染了,心里有莫名的小鹿在撞。

         马上我也立即笑着反击:“我知道了,你可是方圆百里名气更大的……”。说到这,我故意卖个关子。

         “更大的什么?“。娟一下子掩住笑问。

         “更大的,更大的……冷。美。人”。我一字一顿地笑。

         “你真坏……”.娟的两个酒窝里含满了柔,用娇手要捶我。

         我便顺手捉住了娟的右手,笑着瞧她:“你真好看”。

         娟的瓜子脸一下子从晕红变成大红了。面对娟,我讷讷地:“我们以后,做……朋友吧”。一闻此语,十八岁的娟一下子脸红到脖子根了。她转身就往山下跑,我立在坡上痴痴地望……

        我从往事中醒来,看娟正蹲着入神地用双手轻抚着青黑的岩石,轻轻地抚着,轻轻地摸着。娟的神情真是温柔极致了。

        娟似乎在渐渐地沉醉,渐渐地深入什么。轻轻地抚着,摸着……青黑岩石,在娟的手掌下仿佛有了生命。我似乎看见岩石里汩汩流动的血,流动的青青岁月……

        娟却突然轻泣了起来,那哭声也分外地柔。我愣了,心里像堵了一条河的水。想过去扶娟,娟却突然整个儿倾倒在岩石上了。脸贴着岩石,手贴着岩石。泪水嘀嘀哒哒的滴在岩石上。

       我无声地望着娟。娟,你要哭,今晚就痛痛快快地哭吧。

       娟的脸依然在岩石上磨着,挪着……

       娟。娟。娟。娟啊娟!无数个娟在我面前跑、奔、歌、笑……

      我胸中有巨浪在腾了?!……

      我扶起娟,娟便扑入我的怀,嘤嘤的哭声越来越重。抚着娟抽动的双肩,我小声地“娟,我……”.

      娟举起右手封住我的嘴:”求求你,求求你现在别说好不好。我知道你要说些什么”。

      娟,你真的知道么?我此刻要说些什么呢?

      此境,我真的想说请你宽恕我,理解我,同我一起磨灭昨日伤痕,走完余下的人生。虽然我知道,女儿的去将是我们之间永远也无法修补的裂痕。娟,我真的想在见证我们初恋与热恋的岩石上,跪下来,向你深深地忏悔          啊!

      娟,也许此刻,你要求我别搞什么诗与文学,要求我只做一全普普通通的农人,我都会答应的。

      可娟你为什么什么都不说呢?

      娟,也许不久,你我就成了陌路人。可我灵里血里,永远的流着你的哭,你的笑。这些那是永远也无法抹灭的了。

      我抱着娟,仰望着朦胧的夜空,真想对娟说上千言万语。可娟,你为什么不让我说呢?

      村里的雄鸡在鸣了,雄鸡的鸣唱在向我召唤着什么呢?

 

[到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