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我和山仔的相见是在一片老林里:老林里的落叶足有一尺厚,踩上去咕咕地响个不停。老林里有的树真的说不上有多大年龄了,有秃顶的,有光了身的,更有皮也脱了枝也断了的。

     “吴大哥,找我什么事”。山仔急急地问。

      我傍在一棵枯了根的松树上,眼望着密密的老林,声音忧伤地:“山仔,有些话前些日子就想对你说”。

     “什么事,说吧”。山仔的语气看来同他的脾气一样直。

    “是这样的,我已经了解了,你和娟从小一块长大,且暗恋着娟到如今未娶,你今年三十了吧”。我轻声的问。

      山仔的脸腾地一下红到了耳根,像被火一下灼热了脊梁骨似的。他着急地解释:“吴大哥,你别误会,我和娟只是从小的好朋友,没什么的”。

     “我不是错怪你的意思,山仔,我直接说吧,你娶了娟吧”。

      山仔愕然:“吴大哥,你这是什么话?”

      我真勾勾地盯住山仔:“山仔,我这是真心话。掏肝掏心的跟你说,我和娟已经不可能了,就是我们暂时和好,又能维持多久?更何况,我这人天生的浪荡命”。

      山仔愤愤了:“吴哥,你不能这样。娟不能再受打击了。你女儿临去前,你不是答应了吗?”山仔激动得语气都变了,手指几乎要指到我脸了。

      我摆摆手:“山仔,娟是个好女人,也是个苦命的女人,你真的希望她过得好吗?”.

      山仔一下子流泪了,那泪水像下坡的溪流急淌淌的。

      “我咋不希望,我打心眼希望,可命运对她太不公平了……”。山仔就会说这些,且用脚狠狠地跺地。他脚下的枯叶不断地痛苦叫着。

       ”那你娶娟吧”。我平静地对山仔说。

       “娟不是一件东西。她是人。她心里始终喜欢的是你。”山仔愤愤地冲我吼。

        是啊!娟不是一件东西。真想不到山仔能说出此语!

        “只要你心里真心地希望她好,你用诚心去打动她,她会答应的。山仔,我相信,只有你能给娟幸福”。

        “吴歌,你不能这样。你不能跟班遗弃娟”。山仔咆哮着直呼我名字,并同时向我扬了扬结实的拳头。

         “山仔,你想想吧。我是真的希望娟今后过的好,她已经够苦了。我们真的不可能了。我不配有娟这样的好女人……”.

         “你……”。山仔怒目瞪我,却一时无语。

         “记住,你要好好待娟,我下辈子作牛变马都会感激你的”。说完我拍了拍山仔的右肩,眼泪扑扑地向下掉……

          缓缓地走出老树林,身后的山仔愣愣地立着。

          

          数日之后的深夜,我坐在山坡上的青石岩上等待着,似梦非梦地朦着。远远的,我听到了娟细碎的脚步声,那脚步声今夜似乎布满了碎碎的忧伤。

          我知道,娟今夜一定会来同我告别的。

          娟明天就要嫁给山仔了。山仔白天来过,求我参加他们的婚礼,我坚决地拒绝了。

          我打算在明日凌晨离开故乡,继续我的流浪里程。

          娟的脚步声近了,也越来越轻了。娟是怕惊了我的梦呢?还是?

          我想,今夜,我该对娟说些什么,娟又会对我说些什么呢?

          娟在我旁边的岩石上坐下,像我们往事里的无数次约会一样。娟慢慢靠近我,也像我们往事里无数次约会一样。然后娟用双手环住我的腰,依然像往事里无数次一样。

          不一样的是娟此刻主动地用嘴吸住我的唇,什么也不说。不一样的是娟此刻大胆地用双手抚摸我的脸。不一样的是娟随后拼命抱紧我,什么也不说。

          我也拼命地抱紧娟。我知道,这也许就是我和娟的最后的吻。我知道,这也许就是我和娟此生最后的拥抱。

          我无法控制自己,也不想在今夜控制自己了。此刻的我,已经疯了,娟也疯了。

          天已不存,地已不存。万物都已不存。宇宙之间恍然只有我和娟疯狂地抱紧,再抱紧。我们滚倒在岩石上,滚倒在山坡下的枯草里。我无言,娟也无语,我们尽最大的力气,吸着对方的唇。

          月亮作证,月亮作证啊!我和娟都不是薄情人。而命运,是怎样地捉弄了我们呵!

          夜,朗月清清了。秋风也似乎只送爽而不送凉了……

          终于,赤裸裸的娟对赤裸裸的我说:“歌,让我再叫你一声。今夜就让我用以前所有的爱爱你,明天我们就是陌生人了。我此生只想实实在在地种几亩地,生几个娃。做个日出而耕日没而息的地地道道的农妇……”.

          我的撼动了!这是娟第一次对我交心倾吐,也是此生最后一次了吧?!

          从此,我和娟真的成了陌路人么?

          我搂紧娟:“娟,也许我们今后真成了陌路人,可你永远刻在我心里。我真心地希望你幸福、快乐。请原谅我。忘了吧,忘了过去我带给你的伤害。”

          月光下赤裸裸的娟发疯一样地抱紧我。我感觉娟的眼泪像溪水一样淌在我的背上,然后嘀嘀哒哒地掉入脚下的枯草。

          我感觉自己的眼泪也像河流了,不断地在娟的背上流淌……

          月光下的娟替我不断地抹去热泪,轻轻地喃:“今夜我要把你看个够,看个够…….。明天,我是真的该忘了你……”.

          如水的月色洒在我们身上,我们赤裸裸的,久久地对视着……

          

          第二天凌晨,当村庄还在沉睡的时候,我已整理好了行李。轻轻地掩好门,并在门上贴了一张纸条,纸条的大意是请同族的五叔照管此屋。

          立在屋外的我,真的是潮起又落,潮落又起呵!娟,你知道么?我又要告别这五年的巢,我们共有的五年温暖的巢,而远走它乡寻梦。

          家?这一屋的家啊!于我此生刻骨铭心的?!也是支离破碎的?!我问自己。

          我悄悄地穿过村庄,然后大踏步地向公路方向走去。前方,前方等待我的会是什么呢?

          

           作者:海尧

           2007年10月一稿于南昌

           2014年12月二稿于抚州

 

[到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